西伯利亞的冬天:建個房子少則7年,多則10年,上街買菜儘量不說話,最大的困難是怎麼上廁所

樂享網 2020-10-26

西伯利亞有多大?如果把西伯利亞從俄羅斯剝離成獨立國家,那西伯利亞就是全球最大的國家,總面積達1322萬平方公里。

在土著阿勒泰語中,西伯利亞是杳無人煙的「沉眠之地」,而蒙語則將其命名為「西波爾」,即「泥澤蠻荒」之意,出現不同釋義是因為古代原住民無法探明整個西伯利亞的氣候與地貌,或者說,西伯利亞本身就擁有多種不同的氣候與地質。在目前最新的人口統計資料中,西伯利亞總人口約3890萬,大部分都集中在南部邊境區域生活,使得內陸更加的荒涼。

那麼,在西伯利亞腹地生活又是一種什麼樣的感受呢?2018年俄羅斯舉辦世界盃期間,因緣際會認識了球賽外場志願者妮薩琳,這個來自 諾里爾斯克的小姑娘一再邀請我去感受真正的西伯利亞冬天,還為我規劃了一條從諾里爾斯克前往 亞庫次克和馬加丹,最後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坐火車回國的線路,據說西伯利亞最有氣候、民族以及生活特色的就是這四座城市。

諾里爾斯克是北極圈內的第二大城市(僅次於 摩爾曼斯克),俄聯邦公佈的永居人口約18萬人,但實際人口至少在30萬以上,因為諾里爾斯克是座工業城市,目前已探明的銅、鎳、鉑以及金銀等礦產儲量超過18億噸,年產值常年位居西伯利亞第一。

按照柯本氣候分類屬於亞北極極端氣候區,每年有最少65天極夜、45天極晝,如果以下雪來判定冬季時間的話,那諾里爾斯克的冬季則長達270天,期間還有110-130天是暴風雪,年平均氣溫在-10℃左右。

飛機落地時天色尚早,妮薩琳開車帶著我一路往北區開去,北區的全名是「克拉斯諾亞爾斯克邊疆區(十分痛恨翻譯俄語地名)」,是方圓數千公里最大的工業中心,設有26個礦區、12家冶煉廠以及有色金屬、煤炭等交易中心。

妮薩琳首推她的家鄉諾里爾斯克是因為早已面目全非,是俄聯邦公開承認「污染最嚴重的城市」,但在源源不斷的外匯和軍工必不可缺的金屬原料面前,環境保護還是輸給了利益,使其在城市污染方面拿下多個「世界第一」:二氧化硫排放占全球1%,每年有超過400萬噸各類有毒氣體被排放到空氣中,碳污染物年產量則超過200萬噸。

很難用詞彙形容諾里爾斯克是座什麼樣的城市,對於當地人來說,冬季雖然漫長又酷寒,但又好過夏季時不時下酸雨、市內動不動積水,妮薩琳指著手機裡保留的幾張夏季水災照片說:採礦和冶煉的廢氣與灰塵漂浮在城市上空,下雨後被帶到地面導致排水設施癱瘓,整座城市彌漫著一股酸臭刺鼻的味道,造成人均短命10年的結局。

原以為妮薩琳說的是玩笑話,結果一查還真的是,2018年《大西洋報》確實做過調查,當地預期壽命比俄羅斯人均要少十年,對比美國並不算高的人均壽命(男78、女80)則少了20年。

妮薩琳經常用「一棵樹都種不活」來形容她的家鄉,除了冬季漫長和低溫因素外,最大問題是污染急劇增加導致永凍土不再永凍,哪怕遠離市區200公里外,也仍然出現了大面積的地面塌陷。

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永凍土融化後的樣子,富含金屬元素和礦物質的土壤就像銀灰色的「火山岩漿」,隨著氣溫升高一點點的向下流淌。眼前突然閃過美國著名考古學家霍姆斯百年前的「預言」:當西伯利亞永凍土融化時,說明地球已經感染細菌開始發燒。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