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走太急,把我留下了!愛妻「產後突離去」留下兒像媽媽 寫信吐思念「還欠妳蜜月」字字含淚

樂享網 2020-03-26

「願我的思念能到達天堂的你。」

這是杭州濱江區浦沿街道明德社區綜治維穩員虞鴻剛,幾天前微信更新的個性簽名。

這個29歲的男人,疫情期間一直堅守在一線崗位。

1月27日,他妻子因產後突發狀況而離去,留下一個有著和妻子一樣大眼睛的兒子。

他跟記者說,他一直忙一直忙不敢停下來,因為一有空就會想起老婆,那種心疼,讓他需要很大口很大口呼吸,才能喘上氣。

臨近清明,鶯飛草長,眼下的杭城,美成了一幅畫。

虞鴻剛把他對妻子的思念寫成了文字,發給了專欄投稿。

字字句句,看得人淚目。

我最最親愛的虞太:

雖然疫情還沒有過去,但這段時間的杭州,美得像幅畫。

天空很藍,陽光很暖,百花嬌艷,而我,一直在想你。

我永遠都記得,2020年1月27日晚上11點10分,產房的醫生出來告訴我,你老婆生了,生了個兒子,母子平安。

你沒有看到我高興得跳了起來,沒有聽到我語無倫次地給家人報喜。

等了一會兒,你和兒子還沒出來,醫生拿著你的水杯跟我說,你想喝水。我去接了熱水,又買了點礦泉水,試了試溫度,才拿給醫生。

誰能知道,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倒水喝。

接下來的15個小時,是我迄今為止生命中最漫長又最煎熬的時間。

你病危的消息來得實在太突然。原本健健康康進產房的你,怎麼會突然這樣?眼前全是一個個穿著白大褂匆匆而過的人,他們跟我說了好多話,讓我簽了好多字。

可是最終,我終究沒有留住你。

你,我最親愛的你,給我留下了我們的兒子,而自己卻離開了我。

我一個大男人,就那樣坐在地上哭了好久好久。我從來沒見過我爸哭,那天,爸爸在房產前哭得像個小孩,媽媽哭到昏厥。

你怎麼就這樣丟下我們了呢?

我們說好,等寶寶出生,要帶他一起踏遍世界角落,嘗遍人間美味,把你在孕期內沒吃的全都補回來。

我們還要湊齊「丁丁冬冬」。第一個寶寶小名叫丁丁,第二個就叫冬冬。你只管貌美如花,賺錢養家都交給我。我答應過你的,別人有的你會有,別人沒有的你也會有。

虞太,我還欠你一個求婚,我還欠你一次蜜月。

現在,你讓我怎麼還給你啊,虞太。

1月20日,你拍了孕婦照,至今我都沒去拿。當時你還說,寶寶在肚子裡,已經是一家三口了,硬拉著我拍全家福,當時我沒好意思,現在想想真的後悔了,怎麼不留個紀念呢。

你出事之後,我很快就回到工作崗位上,我不想自己一個人待著胡思亂想。

你可能會說我沒出息。

可是真的,失去了你,我好像一下子沒了方向。以前,只要我開車回家,一上車就趕緊連上車上藍牙設備,跟你彙報我的動向,自得其樂地跟你說我做了些什麼,你也不厭其煩地對我說你辛苦了。

車子依舊在,你卻不在了,現在的我失去了欣賞美好事物的能力,失去了傾聽音樂的能力,失去了品嘗佳餚的能力,沒有你的世界,一切都是灰暗。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您可能会喜欢